贫困县的水幕电影真是一部大戏

那么问题就来了,当年的“不实宣传”是怎么逃过了地方部门的法眼?其实这些问题,终究较为宽泛。

最叫人惊诧莫名的,怕是相关方面对水幕电影近乎失控的失察。

按照当事人的爆料,这个数千万的水幕电影项目,具体到电影拍摄有1280万元预算。

拿到预算的人以400万元把项目转包出去,承包人以220万元转给了第三方,第三方再以165万元转包给下家,最后该项目又以135万元再次转包。

“该项目最终由一个清华研究生搞的团队和他本人一起把片子拍了。

”果真如此,民间传说的段子就一语成谶地化为诡异的官场现实。

转手转成这个样子、项目经费一路剥皮,30分钟的水幕电影之制作成本,莫非真有这么大的来去?真相有待厘清,细节有待掘进。

不过,贫困县的水幕电影这出大戏指向两个明确无误的问题:第一,这种文化项目该掏多少钱,主事者心里究竟有没有谱?换言之,如果100多万能拍出1000多万预算的“作品”来,贫困县的财政何以慷慨到冤大头的地步?第二,动辄数千万的投资,对其间的疑似转手行为毫不知情,过程控制与监管岂非沦为一句空话了?若不是层层转手后的“小工”出来讨薪,这事儿会在财政埋单的时候生出疑虑与警觉吗?有一点是肯定的:所谓“炫酷十足、光芒璀璨的大型激光水幕秀《佑卫万全·京畿明珠梦幻夜宴》”,总是在当地折腾出来的,这些工作人员来自哪里、所属何方,但凡有点监督意识,还看不出其中可能存在的端倪吗?《穷困县的四千万是怎么花的》虽然删了,却疑似为纪检监察部门留下了一幅“官场现形记”的引线。

各色粉墨登场的“演员们”、各界推杯换盏的“酒席们”,是该出来走两步了!(邓海建)。

6月24日,文章《穷困县的四千万是怎么花的》在网上刷屏。

作者称参与执导张家口万全区一部斥资4000万、时长30分钟的水幕电影,该项目被层层转包,自己被拖欠项目款。

6月24日晚,当事人称拖欠款项已结清。

万全区政府表示对影片拍摄过程中层层转包问题,已成立调查组,待核实后将依法严处。

一篇公号爆文,款项立马结清。

仅此一点,足以叫人感喟莫名。

眼下,各方的态度敏感而尴尬:居民说这水幕电影和广场喷泉差不多,效果不太好、晚上看不清;官方说这事基本还蒙在鼓里,约谈武汉公司、拷问程序正义;维权的导演据说还遭到了“人身威胁”,钱到手了、文章删了……只剩下围观群众义愤填膺,纠结在4000万的数字上意难平。

30分钟的水幕电影,是不是群众哭着喊着需要满足的“刚需”?对于刚走出贫困序列的万全区来说,这几乎不能算是个问题:花了“大手笔”,总能找到些“硬道理”。

不过去年,甘肃榆中就因斥巨资“造景”“造门”,被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通报。

贫困县的水幕电影究竟合理,自证清白显然是不够的,还得上级监管部门用客观的尺子量一量。

当然,当地部门也辩称,网传的水幕电影项目总投资数4000万不实,应是3800多万元。

不过,在民众看来,左不过200万元以下的差距,并不属于性质上的大差别。

何况,包括当地市级日报在内的多家当地媒体,也曾对这一项目进行报道,均宣称“投资4000多万元”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