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寂半年咪蒙借短视频回归? MCN已经有李佳琦了

这种模式里咱们细化剖析一下:传统媒介是电视、线下、纸媒、报刊等,这些媒介是中央化的体系,传播方式是多点对多点传播。

它们的流量在被拆分,并且已经拆分了15年时间了。

而第二代互联网媒介是点对面的传播。

当2G、3G出现之后,整个媒体、媒介渠道都发生了重大的改变,他们不再依托于传统媒介。

第三代媒介则由两件事来引领,一是硬的,4G;一是软的,H5,代表的是网上信息的流转分发更加活跃。

有了4G和H5之后,技术的发展使网页变成了可以分享和可流转的,特点是信息更加灵活,更加去中心化,流转速度和散播能力都更快。

第三代媒介和第二代媒介的传播力度是完全不同的。

”在杨歌看来,第三套媒介本身渠道更加多样化、灵活性也越来越多,并且还在层出不穷新产品,很难揣摩。

“在第三套媒介里,MCN得到了一个非常大的提升,在不同渠道里都有传播能力。

”在这样碎片化的传播环境里,应行业发展和规模化效应驱使,逐渐演变出了不同类型的MCN机构。

例如热度传媒、薇龙文化等,依据投放平台类型的不同被分为了短视频MCN、电商MCN以及直播MCN;而根据内容所属行业类别,又可以把这些MCN分为汽车、母婴、音乐、科技、二次元、军事等;除此之外,依据量级规模、主营业务和团队基因的差异,也可以将MCN划分为多个维度下的不同类型机构。

白皮书显示,作为内容产业的链路,国内MCN经历了2017年的爆发式增长,截至2018年12月,机构数量已经超过了5000家。

杨歌则表示,国内MCN的玩家非常多,“3万~4万家都是说少了”。

变现:依然是行业症结所在前面已经解释了MCN的含义及发展历程,接下来就说说所有MCN机构都面临的一大难题:变现难。

杨歌指出,商业的过程永远分三步走:第一是流量聚合,第二是流量广告式变现,第三是流量内容或商品变现。

他举例称,抖音目前的情况是已经完全工业化生产了,两周之内如果做不到50万粉丝、三周做不到100万、之后做不到500万粉丝,那这个运营公司“基本上就是废的、失败的”。

白皮书显示,其调研的MCN机构中,变现方式选择最多的仍然是广告营销、占到所有机构的80.6%;其次是平台补贴、内容电商和课程销售,共同组成了MCN机构变现形式的第二梯队;第三则是衍生品销售、IP授权等。

并且MCN会因为其核心基金和规模的不同,选择不同的变现方式,甚至选择多种变现方式的组合。

以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为例,其经过了前期的流量聚合之后,顺利地完成了商品变现和IP变现的全过程。

其曾经创下5分钟直播卖掉1.5万支口红、5个半小时直播中成交额353万的纪录。

目前李佳琦的淘宝真人账号共有596.6万粉丝,每个视频的观看次数从100多万到600万,显示出强大的直播带货能力。

公开数据也显示,2018年有超三成的MCN营收规模在5000万以上,其中占比最高的是营收在5000万~1亿元的机构;而营收在500万元以内的MCN占比只有16%。

排除样本选择的偏差,充分说明大多数MCN的营收状况还是非常可观的。

杨歌也透露,星瀚资本在投资MCN项目时,着重考虑的指标有以下几项:第一是聚合流量的速度和能力,第二是注册下载用户数,第三是留存用户,第四则是活跃用户、付费用户、忠诚用户和复购用户。

“如果这些用户长期在你的平台上观看你的IP、点击广告、购买商品和内容,那说明你的MCN渠道又是活的,又是有价值的。

这是一个‘四步走’,这在渠道流量的评判标准上是非常明确的。

”出海:瞄准东南亚市场经历了资本介入、巨头混战之后,如今的短视频行业正逐渐趋于饱和,竞争也日趋白热化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海外市场正成为中国网红的一块必争之地。

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,过去3年间,至少有数百名网红通过YouTube、Instagram等海外社交平台,尝试在中国以外的地区“出道”。

根据第三方平台NoxInfluencer的统计,“办公室小野”目前拥有超700万YouTube粉丝,视频观看量总计超过16亿,稳居第二;紧随其后的是李子柒,拥有超600万YouTube粉丝;来自云南的美食博主“滇西小哥”以290万粉丝,位列YouTube中国区综合排名前三。

在以YouTube为代表的海外渠道上,内容变现的方式主要有三种,即:网络平台浏览分成、广告植入和众筹打赏等,和国内的收入模式区别比较大。

粉丝多意味着变现能力强,NoxInfluencer日前也公布了两位中国顶级网红在YouTube的收入估算情况:“办公室小野”单个视频合作参考费用约25万,单月广告联盟收入为459万,一年的分红预计5508万;李子柒单个视频合作费用高达80万,一年的广告分红预计达4452万元。

不过也不是所有的海外市场都适合国内MCN的发展。

杨歌指出,中国可接触的境外流量市场主要分三大市场:第一是欧美市场,第二是非洲市场,第三是东南亚市场,情况各不相同。

“欧美市场切不进去的原因主要不是模式不同,而是文化差异。

其实模式、运营等商业手段都是相似的,但是欧美市场的竞争对手从资本、意识形态、影响力上都比国内MCN强,这是当前最大的问题。

非洲市场的变现问题最大,因为互联网支付普及率低。

第三是东南亚市场,它是运营运作、市场成熟度、支付程度等都跟中国最相似的一个市场。

目前中国这些流量,想出海的都瞄准东南亚市场,效果相对也比较好。

”在谈到咪蒙借MCN“回归”的问题时,杨歌指出,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她在短视频领域能否占有自己的市场。

他半开玩笑地表示,“比如再给她雪藏两年,回归的时候可能就是VR回归了,那她能否建立一个新的VR流量呢?对于一个平台的经纪运营,最重要的不是对一个平台的深耕能力,而是能够在各类渠道上都有很强的运营能力和流量搬迁的能力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